申博618
PaulGraham看Yahoo怎幺了,因自认为媒体公司而走
主页 > 动力探险 >PaulGraham看Yahoo怎幺了,因自认为媒体公司而走 > 作者: 2020-06-08 浏览:218
PaulGraham看Yahoo怎幺了,因自认为媒体公司而走
PaulGraham看Yahoo怎幺了,因自认为媒体公司而走
前言

最近我们不断的提到 Paul Graham 这位成功的创业家,在稍早敝站的文章之中, Deduce 在「关于创业,你必须知道的 13 件事」是这样形容他的:

在八月中左右,在他的网站上,刊出了这篇最新的文章「What Happened to Yahoo」,整篇文章以他个人创业公司在 1998 年被 Yahoo 併购后,待在 Yahoo 的经验作为基础,虽然有偏执而可能引人争议,在现今看起来又有点像是事后诸葛,像是他当年也看不出来 Google 的真正潜力,以现在 2010 年来看 10 年前 Yahoo 所发生的错误,也未免太过于苛求,但整体来说不失为网路从业人员,以及网路经营者必看的一篇好文。

他特意指出了 Yahoo的两点问题:来得容易的钱,对于自己是不是个科技公司感到犹豫。

在各式各样的网站纷纷出笼的这时候,我们更要深切思考自己的网路公司到底是怎幺样的公司,是一个软体公司、行销公司、媒体公司,这将进一步影响到自己的核心人员构成到底是技术人员、企划人员、行销人员?

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凡事没有对错,只要能够赚钱就是个成功的公司,在那之前,还有一个要点,确定这样能赚到钱?否则,做着行销、媒体公司甚至是电子商务的业务内容,却自认为是个网路/软体/科技公司,如果是挂羊头卖狗肉也就罢了,但拖着自己的员工迷途,就可真是令人捏把冷汗。

以下节译自 Paul Garham 的文章 :

关于钱的部份

由于广告主在当年已经过度付给了他们原来搜寻广告所应有的价值,导致他提出的真正能够彰显搜寻价值的技术时,反而不被重视。当年的状况是,当年印刷品的广告价格仍居高不下,而使得横幅式广告的价格相较之下反而没那幺高。 而在 1998 的氛围之下,网际网路是一个极为闪耀的名词,由于 Yahoo 的营收成长,所以投资人就往网路新创公司投资,接着这些新创公司再花钱往 Yahoo 下广告,使得 Yahoo 的营收再创新高,接着再说服更多人投资金进入网路。

当年的网路新创团队以及像是 P&G 这样的公司都在作品牌广告,他们不考虑目标群众,只想让尽量多的人们看到广告,所以流量成为了 Yahoo 最重要的事,而不用管流量的类型。

不只 Yahoo,当年所有的搜寻引擎都做着同样的事,所以这使得他们试着让人们称呼他们为『入口网站』,而不是『搜寻引擎』,所以结果是,这些入口网站是尽可能的将使用者留在他们的网站之中,而不是像是搜寻引擎一样,尽可能的把使用者导到他们想去的网站里头。

我在 1999 年早期曾告诉 Yahoo 的 David Filo 应该买下 Google,因为我发觉了公司里的程式设计师都弃 Yahoo 的搜寻而改用 Google 搜寻。但他告诉 Graham 说,这不值得担心,搜寻仅占我们整体流量的 6%,而我们仍然每个月以 10% 的比率成长,所以搜寻并不那幺值得改良。

我当年并没有说:『搜寻流量的重要度是大大重要于其他流量!』,而是回答说,『喔,好』,我当年也没认识出来搜寻流量的价值,我认为就算是 Larry 以及 Sergey当年也可能没有,否则他们就不会往企业搜寻的领域发展。

他认为,如果当年环境不同,Yahoo 的执掌人如果得以知道搜寻是多幺重要的,但还是会被最现实的因素,钱所困住,因为当客户仍然花大钱在横幅广告上时,还是很难把搜寻当成一回事。而当年的 Google 并没有相同的事困扰着他们。

PaulGraham看Yahoo怎幺了,因自认为媒体公司而走

骇客精神

Yahoo 有另一点让他难以转向,就是他们对于自己是否是个科技公司感到犹疑。他们坚持称呼自己为「媒体公司」,但是如果你走进他们的办公室,他像是一个软体公司,程式开发者们忙着写程式码,产品经理们想着特色清单跟上线日期,客服后勤单位则是告诉着人们去重开浏览器等,就像是个软体公司。那到底为什幺他们会称呼自己为媒体公司呢?

其中一个理由是,他们靠着卖「广告」赚钱,在 1995 年的时候,很难想像科技公司是靠着卖广告赚钱,当年的科技公司都是卖着他们的软体给使用者赚钱,只有媒体公司卖广告,所以他们一定是一家媒体公司。

而另一个原因是微软,如果任何人在 Yahoo 里的人认为他们自己是个科技公司,那幺微软大概就会紧接着摧毁他们。对于稍微年轻一点的人可能很难想在 1995 年时,对微软的恐惧有多大。以 Netscape 这个当年红透半边天的浏览器来说,Yahoo 亲眼看着它被摧毁,所以也试着让自己不要走上同样的道路;当年有多少人能理解,Netscape 会是微软手下最后一个受害者?

如果是假装自己是个媒体公司而避开微软,这也许是个聪明的作法;但不幸的是,Yahoo 真的试着让自己成为媒体公司,所以在 Yahoo 的专案经理会被称为製作人。但 Yahoo 真的要做的是成为一个科技公司,但由于他们试着成为其他的东西,所以最终两头空,使得 Yahoo 成为一个没有被明确定义的公司。

而试着成为媒体公司的最糟结果是,他们不把程式撰写当做最重要的事,微软 、Google 以及 Facebook 都拥有着以骇客为中心的文化,但 Yahoo 将写程式当作一场笑话,在 Yahoo,面对使用者的软体被产品经理以及设计师所控制,程式开发人员的职责就是把产品经理与视觉设计的结果转换成程式码。这使得 Yahoo 所建立的东西通常不是非常棒,但这不是最糟的问题,最糟的问题是,他们雇用了不好的程式设计师,他们问的是,我们该怎幺做?但 Yahoo 的工程师不会做这样的反应,他们想的是产品经理开的规格。当我离开 Google 时想的是,「哇,他们还是个创业公司」。

我们不太能从 Yahoo 第一个失败教训里学到什幺,因为对于任何公司来说,依赖着某个特定大量的收入来源的诱惑是很难避免的。但新创公司来说,第二点必须被注意,不能失去骇客文化。

而我觉得最令人印象深刻,以骇客文化为中心的公司故事来自于 Mark Zuckerberg,他说着,在 Facebook 早期,他们要雇来的程式开发者不止写程式,还要做人力资源以及行销的事务。所以有哪些公司需要有以骇客为中心的文化呢?哪些公司是「做软体生意」的呢?答案是,任何需要有好软体的公司。

当其他公司有着很棒的骇客中心文化,为什幺很棒的工程师会需要想要待在一个没有的公司?

我只可以想出两个原因:很棒的薪水,或者他们主宰着其他公司没做的有趣领域;否则没有道理可以吸引开发者们到一个以「西装」为中心的文化。没有好的开发者就没有好的软体,不管你放了多少人在一件工作上,或者你花了多少程序来建立所谓的品质。

骇客文化常被当作成不负责任的一种方式,也常被所谓「成熟的管控」所取代,Yahoo 就是如此。但是还有比不负责任更糟的,举例来说:「落败」。

后记

不管过去的 Yahoo 的抉择为何,现在看起来也的确没有其他的回头路可走,而他们新的 CEO Carol Bartz 则将更加速催化次一进程,从外包、卖出许多的服务,并开始大量的雇用以部落客为主的自产内容方式,可以看出他们大量将天枰进一步的往媒体公司倾斜。也许短时间内,Yahoo 仍然可以透过吸引大量的眼球,来维持其庞大的广告业务量,但在今年不断传出的消息看起来,也许这些优势也会被慢慢的被转移。

PaulGraham看Yahoo怎幺了,因自认为媒体公司而走
PaulGraham教你怎幺在这个变动中的世界当一位专家
PaulGraham谈YCombinator黑天鹅效应:大智
  相关文章